朱福隆
发布日期:2017-07-20浏览次数:字号:[ ]

  朱福隆(?~?),利川元堡马桥坝人。父朱高宇,皇赠振威将军,母蒋氏赠一品夫人。朱福隆幼年家境贫寒,青年从军,因作战勇敢屡建功勋。据《利川县志·人物》记载:“朱福隆由军功荐保花翎副将,光绪四年(1878),克复新疆吐鲁番城擢总兵,光绪五年(1879),新疆南北路一举荡平,赏给三代一品,封典”。
  朱福隆参加的吐鲁番战役,当是左宗堂率军西征计伐阿古柏的战役之一。这是一次重大战役,给阿古柏政权以致命打击。朱福隆在这次战役中战功卓著,晋升为总兵。在以后收复南北疆的一系列战斗中,不断建立功勋,以至得到清廷很高的封赐—三代从一品、振威将军,妻牟氏封一品夫人。祖父朱必用、曾祖父朱远维均系光绪五年(1879)以朱福隆贵赠振威将军。祖母牟氏、曾祖母牟氏均赠一品夫人。
  在利川人心目中,朱福隆是一位传奇式人物,关于他的民间传说甚多。相传一次大战获胜后,朝廷大加犒赏,他不会喝酒,同僚罚他吃肉,吃多了拉肚子,半夜举着火把上厕所,忽见远处黑压压的“蛮兵”朝军营袭来,哨兵们一个个醉酒酣睡,毫无知觉。朱福隆急中生智,用火把将一排填满火药的大炮点着,顿时炮声震天,偷袭的敌军丢下许多尸体逃走。人们惊醒,土司拿他问罪,以为是酒醉失态之举,经查看,知这次胜利是他的功劳,以功升官,后屡屡提拔,但因他目不识丁,无力久居高位,战争平息便挂印还乡。
  朱福隆初回故里,很有一些钱财,沾亲带故的纷纷趋炎附势。朱福隆生性耿直豪爽,视钱财如粪土,有求必应,来者不拒。未过多久,便一文不剩,家计无方,只好重操旧业——卖块块柴为生,每日上山砍柴,挑到县城换米度日。一次数日大雨,无柴换米,夫人催他找米下锅,他说:“鼎罐里头煮着的,你快吃吧”。夫人揭开一看,滚开的水里煮着他为官时的玉带顶子,朱福隆说:“这些功名本可以当饭吃的,你却不让我出山。”夫人一笑了之,她赞成丈夫隐居山野,耕樵生活,虽然贫寒,却比官场清静。
  朱福隆常常把顶子带在身上作护身符。一次进城卖柴,恰逢道台蔡大人路过,旗锣轿伞,好不威风,两旁百姓急避不迭,朱福隆很是气愤,故意把柴担子拦在街中, 鸣锣开道者气势汹汹地责骂朱福隆,朱福隆轻蔑地说:“你家老爷的顶子还没得烟杆脑壳大,凶个么子?”蔡道台挑起轿帘一看,卖柴人手里拿着从一品的顶戴,慌忙下轿叩拜。
  就这样,朱福隆居于僻野,樵猎为生,一直到病死故里 ,未走出山,死后葬东城土桥。

 

 




打印本页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