沙溪土匪暴乱遗址:小沙溪老街
发布日期:2015-05-08浏览次数:字号:[ ]

 

  该遗址位于利川市沙溪乡小沙溪老街
    1950年1月下旬,驻沙溪、文斗一带的解放军向川黔进军,县里和区里的工作人员相继返回县城参加年关集训,忠路区干部(农村工作队指导员)晏鸿隆带领区中队2个班留在小沙溪开展工作,一个班住在岸坎费文学家里;另一个班住在小沙溪上场口阳太贵和下场口田玉清家里,两处各驻6名战士。晏鸿隆不顾风霜雨雪、饥饿疲劳,只身前往离小沙溪约10公里的椒园(又名穿洞)村做群众工作。1月27日(农历腊月初七),何鹏英见小沙溪驻军大部已调走,兵力锐减,觉得暴乱时机成熟,他立即将土匪骨干分子张厚祥、杨生沛、薛兴耀、翁一品、聂永祥、徐朝登、龙世涣、何大发、何大财、何大向等10余人召集起来,制定了周密的暴乱计划。是日晚,土匪分两股袭击两地驻军。一路由何鹏英亲自率领,进攻上场口驻军,匪众各持刀枪突然闯进阳太贵家中,因事起突然,驻军来不及抵抗,何鹏英持枪打死战士1名,土匪杨生沛持斧头接连砍伤3名战士,另外两名战士和3名受伤战士被绑架;另一股土匪由张厚祥率领,进攻下场口驻军,6名战士全部被俘。土匪抢去步枪11支,机枪1挺。被俘战士被土匪关押在学堂坪一个谷仓里,由何鹏英之弟何吉尔(国民党保长)看守。留在小沙溪老街后面碉堡里值班的沙溪农会主席谭南山,听到街上情况不对,走出碉堡,准备到街上了解情况,被迎面冲来的土匪开枪打中腹部,他忍着疼痛,趁夜色掩护,躲到碉堡后面的山上,等到夜深人静后,绕过小沙溪老街,淌过沙溪河,躲到漆树园。第二天,土匪寻着谭南山留下的血迹跟踪追到漆树园,将谭南山搜出,开枪将谭南山杀害。
    当晚深夜,晏鸿隆自穿洞摸夜翻山越岭返回小沙溪,尚不知小沙溪街上发生变故,他走到下场口田玉清家敲门,不见动静,喊了几声,也无人答应,他感到情况不妙,又急于想同驻军保持联系,他取下随身携带的加拿大手枪,朝天开了一枪,没有动静,接着又放了一枪,枪声没能和驻军取得联系,却惊动了正躺在田玉清后屋里抽鸦片的匪首何大相,何听到枪声,知道晏鸿隆回到街上,他持枪冲出田玉清家门,见不远黑暗处站立一人,随即开枪射击,晏鸿隆见此情景,趁夜色掩护,转身撤离,不幸被何大相开枪打伤手腕,他忍着疼痛,迅速淌过冰冷刺骨的沙溪河,躲到对岸的丛林中。过了一会儿,见后面无人追来,他认为可能是部队临时外出执行任务,是少数坏人耍花招。由于心中惦念12名战士的安危,他置个人生死于不顾,又悄悄淌过沙溪河,回到街上。这时,天已大亮,他准备到上场口阳太贵家与驻军取得联系,当他走到阳家隔壁时,正与土匪何大相狭路相逢,双方持枪对射,与何大相周旋了几个圈子,后来子弹打光了,他急忙钻进何瑞然家中,数名匪徒追拢,晏鸿隆站在楼梯上,手持空枪,无法反抗,一匪徒狂叫:“把枪扔了,下来”。晏鸿隆被迫扔下手枪,众匪徒蜂涌而上,将晏鸿隆挟持到中街的一个巷道,土匪用绳子将其捆上,众匪徒用大刀砍、木棒打、石头砸,惨无人道地将晏鸿隆杀害(埋在小沙溪老街后面)。
    小沙溪位于利川市西南部。小沙溪为沙溪乡政府所在地,分老街和新街两部分,老街西南端紧靠沙溪河,街道成东北、西南走向;北面为山坡,南面为水田。老街西南侧有水泥桥横跨沙溪河。
    小沙溪老街多数为木质结构房屋,一楼一底;少数为拆毁后改建的新式房屋。晏鸿隆和一名解放军战士被土匪杀害,一起埋在老街北部后面的台地上,共一座坟墓,墓地尚存,无墓碑。墓地上面不远处为平息土匪暴乱驻军营房,营房上面100余米处原有一座碉堡(已毁),系沙溪农会主席谭南山受伤处。碉堡对面隔沙溪河约500处为漆树园,为谭南山遇难地。
    小沙溪老街是利川市境内比较边远的集镇之一,过去是沙溪政治、经济、文化中心。人口居住比较集中。东北和西南部各建有一条新街。小沙溪老街有居民60余户、200余人。距利川市城区62公里,距咸丰县活龙坪18公里。




打印本页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