辛亥革命前后的利川社会(四)
发布日期:2015-05-07浏览次数:字号:[ ]
军阀、土匪、团防在利川的混战

 

 

 

    清宣统三年,成立万(县)、利(川)、云(阳)、奉(节)四邑自治联合会,由利川县南坪14保红焰墙村(1955年划归万县风仪乡)人余炳厚担任四邑自治联合会会长。民国2年(1913),袁世凯劫取辛亥革命的胜利果实后,政治腐败,军阀割据,土匪横行。各地绅粮以保境安民为借口,纷纷组建民团。地处万县、利川、云阳、奉节交界的利川太坪、磁洞沟,万县谋道、大兴、马头、罗田、龙驹、白土,云阳曜灵,奉节吐祥、梅魁等地土地肥沃,物产丰富,且地形险要,关卡多、寨子多、岩洞多。云阳县团总王文同(号麟书)提出以4县边区团防为基础,建立联合团,以齐岳山为界,防止土匪越过齐岳山杀人放火,抢夺财产。4县边区的14个团首余炳厚、王文同、徐质斌、方耀多、方耀堂、黄少白、蒲汉卿、张学朋、向斗山、向孟宣、陈雨门、赵百顺、谭同甫、向绩熙、马炳垣、黄雨龙、蔡书图、张贤臣、郎仁俊等人非常赞成。4县边区14个团首先后在万县白土、老鸦塘召开会议,决定成立万、利、云、奉四邑联合团,以老鸦塘为中心,成立总办事处,呈请4县政府备案。推选余炳厚、王文同为一、二团总,方耀多、方耀堂、黄少白、徐质斌4人为副团总,蒲汉卿、张学朋为指挥官。下设团首,由副团总保荐,正团总批准。平时由团总1人、副团总2人在老鸦塘总办事处办公。各团设团首1人,副团首1人。挑选18岁以上、45岁以下的壮丁为团丁。以10人设1什长,100人设1百长。

    联合团经费来源:主要以当地烟、酒、屠宰三厘金附加为基金,以骡马行、米粮行、猪市摊铺税为辅助金。官兵均系尽义务,但在执行任务或打仗时,发给生活费,其标准不超过当地中等家庭收入。枪支、弹药来源:主要向租课十石(每石600斤)以上的粮户摊派。团丁使用的刀矛,由每户自备一件。境内凡18岁至50岁者,均有出征义务。三丁抽一,五丁抽二。必要时,二丁抽一,三丁抽二、五丁抽四,全团皆丁,团首、排头执行,团首带队,指挥官分配作战任务。出征时以三大炮集合,四大炮出征。春秋两季农闲时,集中训练。发现土匪入境,全排、全团、联团出动。四邑联合团成立后,为了巩固武装实力,补充枪支弹药,除向军阀部队、土匪(棒老二)购买外,自己还设有2个枪炮厂,一在老鸦塘,一在太平场口,聘请万县高明炮工师傅吴东福当厂长,造枪工人有赵学钢、赵学绪等。造枪厂先是制造毛瑟枪、边机枪,后来又仿汉阳枪制造土夹板。枪炮厂还造有土大炮,名牛儿子炮、罐子炮和用铁箍青冈树做成的土大炮。

    联合团常住老鸦塘的团防兵有四、五百人,有枪四、五百支,多半是毛瑟枪、土夹板,汉阳枪少,子弹不足,大多是用打过的弹壳再装的,少量是从土匪或军队暗地买来的。联合团总共有三、四千人,经常按期点团操练,团丁每人必须自备一件武器,自备的武器有刀、矛、火枪、牛角、叉、锏、齐眉棍等,五花八门,应有尽有。联合团每次出击土匪时,对老百姓比对土匪还要凶,见东西便卷而怀之。

    联合团控制区内地形险要,多山多峡谷,多悬崖峭壁。联合团在最险要处设立关卡,修筑守房、炮楼,并设计射击垛眼,随时派人轮流把守关卡。在卡门两边的岩楞上设立滚木擂石(就是把直径1尺左右的树木砍倒在地,去其枝丫,横排在岩上,两头系上绳子,然后在树上垒石头,越多越好。若土匪从山下向山上发起进攻时,山上的人便砍断绳子,树木和石头立时滚下山去,将土匪砸伤或砸死)。联合团总共把守的关卡有48个,管卡的人称总卡长。

    联合团还设有牢房和刑罚。在集镇有扦子房,在乡间多安排仓房或团总家的牢固的房间作为临时牢房。其刑罚名目繁多,残酷至极,有坐飞机、坐软板凳、上碾杆、烧八团花、背火背兜、灌水葫芦、做猴儿板桩、吊鸭儿扑水、吊半边猪、吊木棒老壳、撬脚筋、挖眼睛、穿燕窝骨、抽干牛筋、升甲等;死刑有杀头钻背、凌刑、活埋、筑水、乱棒打死等。

    联合团成立不久,有大股土匪住在柏杨坝、南坪、汪家营一带,土匪自以为人多,向联合团“派令”要枪,联合团不予理采。匪首再次派人执“手令”到联合团要枪,俨然以上级自居。余炳厚顿时火冒三丈,令团丁在送信的土匪脸上剌上“匪”字,再用墨汁涂上放回,并要他转告匪首:“枪,多的是;子弹,只给你们一个人两颗,叫他自己来领”。放走小土匪后,余炳厚急忙召齐团丁,开到雕上,将团丁分为左、中、右三路,左路把守封门坳关口,中路把守洞溪口关口,右路把守雕上关口,并要各路团丁准备好滚木擂石,另派一路至齐岳山顶设防,诱匪至洞溪口,关门打狗。放走的小土匪回到匪巢,匪首看到他的脸,顿时大怒,再看了信后,更是火冒万丈。匪首当即下令驻各地的土匪倾巢出动,分三路向谋道进攻,企图一口吞下四邑联合团。当中路土匪快到齐岳山顶时,把守齐岳山的联合团团丁立即向土匪开火,突然枪炮齐鸣,弹如雨下,土匪立时死伤无数。活着的土匪继续往前冲,团丁又是枪炮一齐开火,土匪又死伤一大片。当土匪快要冲上山顶时,团丁迅速撤离山顶,退回洞溪口关卡,土匪看到团丁撤退,误以为害怕,急忙追赶。当土匪追到洞溪口山下时,突然山上枪炮齐鸣,接着,滚木擂石从山上倾泻下来,先冲到洞溪口峡谷的土匪不是被枪炮打死,便是被滚木擂石砸死,无一人逃脱。后赶到的土匪也死得不少,侥幸逃脱的,都是断手断脚,遍体鳞伤。团丁打扫战场时,数不清死了多少人,也找不到一具整尸,全是肉堆骨架。进攻封门坳、雕上的土匪也遭到同样的打击,只有少数残匪侥幸逃脱。这一仗,联合团只有几个人受了一点轻伤。

    第二次是联合团与齐岳山山大王、土匪曾成章的儿子曾焕然打了一仗。曾焕然仗势欺人,强占箭竹溪大地主张光虞的田地房屋,还声称要杀人灭根。张光虞与联合团团总王文同有亲戚关系,王带团丁1000余人将曾焕然打败,曾焕然之子曾裕之怀恨在心,朝思暮想复仇。后遇1000余名川匪入境,准备攻打联合团,抢夺枪炮,曾裕之趁机与川匪合作,向四邑联合团发起进攻。联合团拒守在雷打坪关口,断绝交通。曾裕之派探子打扮成卖酒菜的小商贩前往老鸦塘探听虚实,关口守丁见此人形迹可疑,便派人报告余、王两团总。余、王知是曾派来的探子,决定将计就计,把精壮团丁、精良武器隐蔽到山上,把老弱团丁、废旧刀、矛、枪炮摆出来,探子四处走动,东张西望,也无人阻拦,然后挑起担子走了。余、王立即下令团丁赶紧准备,防备川匪、曾匪发动进攻。天黑后,曾裕之带领土匪进攻雷打坪,刚一交战,联合团团丁马上逃跑,土匪直捣尼姑殿大门,见有岗哨,连问几声不答,便开枪射击,一枪打倒一个,土匪走近一看,全是稻草人,知已中计,回头便跑。此时,四周埋伏的联合团团丁突然发起进攻,弹如雨下,土匪尸横遍地。溃逃的土匪手提灯笼,边打边退,团防兵专打灯笼,枪响人倒。溃散的土匪好不容易逃到雷打坪,只见关口大门紧闭,忽听黑暗中喊声大作:“缴枪不杀,放你一条狗命”!残匪乖乖地把枪缴了。曾裕之身负重伤,侥幸逃回家。川匪见曾已不行了,便将其家产抢劫一空,然后离去。不久,曾因伤重而亡。

    第三次是与云阳、奉节窜来的土匪打了一仗。1914年,从云阳、奉节窜来一股土匪,约1000余人,驻扎在地宝滩,扰乱治安,土匪声称要打破联合团。联合团总团部通知各团关卡隘口戒严紧防,同时,急调精壮团丁1000余人赶到地宝滩,分三路将地宝滩包围,土匪也急忙出来应战。联合团子弹充足,用罐子炮、洋台炮猛轰,土匪溃退至关庙,团丁又以枪炮猛攻关庙,眼看关庙即将倒塌,土匪自缺口狼奔豕突乱跑,不幸又跑进联合团设下的埋伏圈,只听埋伏在四面的团丁高喊:“土匪,往哪里跑,你们已跑到我们的埋伏圈,快快放下武器,饶你们性命,回家当百姓”。土匪知道已无路可逃,只好乖乖地放下武器。此次战斗,联合团以磁洞沟4个团的精壮团丁为主力,由团总王文同亲自指挥。以上三次战斗的胜利,使四邑联合团威名远扬。从此,土匪不敢轻易到四邑联合团管辖的地区涉足。

    1919年,匪首国某率土匪1000余人盘踞在柏杨坝、南坪一带,捉人勒索。四邑联合团团总王文同召集团丁轮翻防守齐岳山,日数千人,自春至夏不懈,迫使国某率众离去。

    1919年,四邑联合团已达到鼎盛时期,对境内征收的厘金、赋税实行多收少缴或不缴,而且军火生意也十分红火。

    1921年2月,四邑联合团团总余炳厚认为神兵是邪道,太猖狂了,应惩罚一下。他与王文同商量,王也同意。余自任中路,带团丁经谋道进攻袁家湾神兵;黄少白、徐质斌带右路团丁掩护;王团总带左路团丁至磨刀溪(今谋道镇)会合。殊不知,神兵早已得到消息,反而调集人马,占领太平。驻太平的团首赵百顺措手不及,带亲信躲进兵洞待援。余率部由箱子坪,下马里光河,上陡梯子,到达干河沟,神兵早已占领高司、大堡两处有利地形,居高临下,以逸待劳。余部刚走到干河沟,只见数倍于己的神兵开始向余部发起进攻,干河沟很快变成了人尸沟、血河沟。混战中,余炳厚被杀,方耀多、方耀堂战死。王文同率团丁走到上磁洞沟,在欢喜坳与神兵相遇,即用大炮轰击,神兵伤亡惨重。忽然,后面筲箕湾冲出一股神兵,两面夹击,王部惨败逃窜。

    1921年12月,鄂军总司令黎天才伙同军阀蓝天蔚、严德胜、李德三率兵进驻利川县城,纪律荡然,横征暴敛,人民苦不堪言,神兵云集5000人攻打驻县城内的黎、蓝、严、李部,激战三天三夜,将其赶出利川县境。

    1922年,四川军阀熊克武辞去四川督军后,部队由第一军军长但懋辛统率,第一军在南北政府对立中倾向于孙中山;杨森就任第二军军长,与北洋政府吴佩孚勾结。7月,杨森宣布向第一军开战。8月,杨森兵败,其残部退到利川县、建始县一带,由郭汝栋统率。1923年2月,吴佩孚动员直、豫、鄂、陕、甘5省兵力,援助杨森反攻四川。北洋军张元明之第三混成旅协同杨森部由利川县进攻万县。2月15日,由利川偷渡磨刀溪(谋道)、箭竹溪,袭击磨刀溪第一军第一师守军。一师退守铜锣关,向邻部求援。

 



打印本页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