辛亥革命前后的利川社会(六)
发布日期:2015-05-07浏览次数:字号:[ ]

                              董必武在利川的早期革命活动
  1919年1月18日,董必武受蔡济民的委托,赴四川万县湖北会馆筹集军饷。1月28日,董必武得知蔡济民被方化南、唐克明谋害的消息后,非常愤怒,马上赶回利川。为了弄清事情真象,董必武赶到电报局查询方化南与唐克明的来往电报,发现方、唐两人纯粹是为了私利,互相勾结,不惜用卑鄙肮脏的手段杀害了蔡济民。董必武立即与各方联络,商议对策。2月初,经同仁公推,董必武、张祝南代表鄂西靖国军赴武汉转上海,向孙中山报告蔡济民被害事件经过,请求孙中山惩办凶犯。2月20日,董必武、张祝南到达武汉,在《大汉报》发表了《鄂西靖国军总司令蔡济民被害始末记》,向社会昭示血案经过,然后发电报给孙中山,报告蔡济民被方化南、唐克明杀害的情况。孙中山收阅电报后,“极感哀痛”。2月28日,孙中山致函方化南的上司黄复生,严正指出:“幼香(即蔡济民)久为吾党坚贞之士,奔走国事,百折不挠,此次变起仓促,遽罹于难,亟应彻底查究,以彰公道,而慰烈士”。3月中旬,董必武、张祝南到达上海,在詹大悲的帮助下,于3月29日面见孙中山,详细汇报了蔡济民被害原委,请孙中山主持正义,查究此案,为蔡济民昭雪。孙中山听后非常气愤,当即复函黎天才:“然吾人无论如何,始终主张依法解决”。4月22日,孙中山致函驻施南的柏文尉、吴醒汉,再次声讨谋害蔡济民的罪魁祸首,表示“文与兄等共筹为幼香兄伸愤血冤,以彰公道”,并命令“兄等力如能及,则声罪致讨,加以惩治”。向孙中山报告后,董必武又拜见了章太炎等同盟会在上海的一些元老,向各方提出申诉。章太炎等对蔡案除了在口头上表示义愤和谴责外,也拿不出惩治方化南、唐克明的有力方案。奔走呼吁无奈,董必武于5月中旬同姚汝婴、苏成章等联名在武汉《大汉报》上发表请求为蔡济民昭雪公电,谴责“护法军”中的败类,坚决要求传案审讯罪魁祸道,一判曲直。
  其实,蔡案的发生绝非偶然,护国军内部发生火并的事并非仅此一桩。在蔡济民被杀的同时,原辛亥革命首义元勋高固群到川鄂边区视察,也被号称“护国军”的暴徒枪击身亡。主持护法的首领们迭闻惨案屡屡发生,除口头声讨一下之外,因手中没有真正掌握的军队,只能束手而待,别无良策。护国军内部残杀,实际上是为护法运动敲响了一记丧钟,是辛亥革命失败的又一重要标志。
  此时,董必武尚未认识到蔡济民血案发生的深层次历史背景,他向辛亥革命诸多领袖申诉没有达到预想的结果,而那些残害蔡济民的元凶仍逍遥法外。残酷的事实使董必武陷入空前的失望、苦闷和彷徨之中。他百思不得其解的是,自己冒着生命危险,倾注全部精力东奔西走,为什么到头来得到的却是屡屡失败。董必武在《忆友人詹大悲》一文中回忆道:“鄂西靖国军同事诸人公推我到沪向各方申诉……各方要人都会过面,便是解决问题要实力,蔡部无实力,所以案子无结果……”。
  1920年9月,由于各方舆论的压力,方化南在万县开枪自杀,匪首田泽云被诛。陈耀智等人护送蔡济民灵柩到武汉卓刀泉安葬。1922年,黎元洪第二次出任国民政府总统,追认蔡济民为陆军上将,鄂省政府决定为蔡济民举行公葬,并在利川县城南门口蔡公殉难处树立“蔡济民殉难纪念碑”,以示纪念。

 

 




打印本页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