谈谈年鉴编纂如何为地方志续修服务
发布日期:2015-05-11浏览次数:字号:[ ]

  1985年4月,中国地方志指导小组把编纂出版地方综合年鉴列为地方志机构的主要任务之一。朱佳木同志在全国地方志第三次工作会议上的报告中说:“年鉴是地方志工作的有机组成部分,它既可及时为现实服务,弥补志书出版周期长的不足,又能为续修新志积累资料,培养人才。”由此可见,编纂地方综合年鉴具有为服务现实提供地情的作用,也更有为续修志书服务的重要意义。2006年5月,国务院颁布的《地方志工作条例》第三条明确指出:“地方志,包括地方志书、地方综合年鉴。地方志书是指全面系统地记述本行政区域自然、政治、经济、文化和社会的历史与现状的资料性文献。地方综合年鉴是指系统记述本行政区域自然、政治、经济、文化、社会等方面情况的年度资料性文献。”从上述定义中,我们可以清楚地知道,地方综合年鉴与地方志书的内在关系,所以年鉴编纂要为续修志书服务。如何为地方志续修服务呢?本人从以下三个方面谈谈这个问题:
  一、在框架结构设置上,要根据志书篇目的设计要求来设置
  年鉴的框架结构设置既要体现年鉴自身特点,还得兼顾续志编修的需求。要根据志书的设计来确定年鉴的框架结构。在内容安排上,既要涵盖百科,又得“普”中有“特”,有所侧重。条目层次,尽量去虚务实。对一些新生的,处于发展态势的事物;一些当地所独有的特殊事物,在框架结构设置时给予安排一定位置,为修续志,突出地方特点埋好伏笔。年鉴篇目设计力求与续志接轨。志书的篇目设计经过长期的历史演变,已趋于规范化。尤其是首届新编地方志的体例结构,既继承了旧方志的传统,又有许多创新;既符合科学分类原则,又兼顾了社会分工。志书篇目分类有序,领属分明,结构严谨,标题简洁,这些优点可以为年鉴所借鉴,历史上有年鉴编辑参考地方志书的传统。
  《利川年鉴》创刊初期,是摸着石头过河,主要参考别的年鉴作范本,在类目的设置、体例、取材等诸方面,存在着许多的问题,比如,在框架设计上,虽然基本上是按国民经济行业分类标准来进行的,但是由于对年鉴编纂的研究不够,所以在类目、分目的设置及条目的选取上都存在这样或那样的问题,不尽如人意。随着年鉴编辑的深入,特别是2005年启动的第二轮《利川市志》的编修后,在编纂过程中,加深了对志书编纂和年鉴编辑的了解,特别是对地方志与年鉴的关系有更深刻的了解,而且随着社会的变革及时代进步,认为《利川年鉴》必须进行调整、改革和创新,为了使年鉴编纂更好地为志书续修服务,更好地与志书接轨,2011年的《利川年鉴》进行了适当的调整、创新。比如,在框架结构的调整上,在大的框架不变的情况下,将原来的“政治”类中的分目上升为类目,即“中共利川市地方组织”、“利川市人民政府”、“利川市人大常委会”、“政协利川市委员会”、“人民团体”,同时将其他的一些类目和分目也进行了一定的调整,使其与志书的篇目设计相适应。
  年鉴框架设置应保持相对的稳定性、连续性、系统性。在年鉴总体框架设计中,尤其是在类目和分目两级的设置上应参照已出版的志书尤其是续志的篇目,设立年鉴相应的连续性篇目、常规性条目及图表,有意识地考虑与志书衔接,并保持相对稳定,这样才能保证为续志搜集资料提供系统性和完整性的资料。
  在十几年的年鉴编纂中,我们始终将年鉴框架设计与适合于地方志书的类目结合起来,同时保持它的连续性,在保持大的框架不变化的情况下,根据年度特点一些特殊性的处理,我们从1999年第一次编纂《利川年鉴》时,设立了26个类目,经过13年的演变,至2011年, 设置31个类目。基本保持了框架设置的相对稳定性和连续性。在分目的设立上,也基本保持了它的连续性,一些固定的分目基本保持不变,有变化的就是年度内出现的新事或特事必须设立新的分目。一些基本信息的条目设置也保持了它的相对连续性,比如:变化的条目多是年度内出现的新事、特事。这样为以后续修志书提供了完整的资料信息。
  年鉴框架设置还要把握好整体统筹问题,为修续志着想。我认为年鉴的总体统筹,除了要从往上设计、规范化考虑处,还要从文体所占比例进行恰当地分配。方志常用的文体有图、述、记、志、传、表、录,在各体文字比例分配上通常以志为主,约占全书文字比例的60~70%,述、记、传、表、录的分量相差不大,约各占5~10%,图占比例更小。年鉴一般由特载(包括专文、记述)、条目、统计图表、附录索引等4大部分内容组成。出于续志考虑,年鉴的4大块比例应当安排的尽量合理些,为修续志打基础。二三十年修续志,哪些材料更有用?现在还很难预料。在部分文字分配上,除主体条目外,特载、统计图表和文献附录应当占较大比例,设想条目占50%足够,特载、统计图表和附录50%。2012年的《利川年鉴》我们在附录中增加了大量的内容,除原来的文件、法规选编和村民委员会一览表外,增加了2011年娱乐场所统计表、2005年以来企业单位名录表、获州委州政府以上表彰的先进单位名录、利川投资指南、申办“三资”企业流程、利川市中介机构名录、新版《利川旅游图》、利川旅游简明指南,为修续志在资料的选取上提供更大的回旋余地。
  二、在资料内容上参照地方志资料收集标准进行收集
  收集年鉴资料要从资料的完整性、广泛性、连续性、真实性上入手,为续志作好资料准备。一是完整性。年鉴供稿人都是各部门、各单位的工作人员,他们收集的资料是本部门、本单位一年具体工作的资料,缺乏全年、全行业的综合资料。有的部门、单位即使提供了部门、行业的综合资料,或某一具体事项的单一资料,但其资料要素不全,不能反映部门、行业的基本情况和某一具体事项的全貌。二是广泛性。有些年鉴因受体例和年度限制,使许多涉及面广、有深度、跨年度的具有存史价值和使用价值的资料没有留存下来,而所载内容都是部门、单位年度内的具体工作。三是连续性。有的年鉴编纂者每年设置年鉴篇目时,过于强调年鉴的年度性,频繁变动年鉴的类目、分目,特别是分目设置很随意,造成前后年鉴资料的断线;有的年鉴编纂者将一些连续性的资料,在某一年份的年鉴中作记述,在前后年份的年鉴中却不作记述,导致连续性资料前后脱节。年鉴编纂,要求“常编常新”。但在谋划栏目“年年出新”的同时,也应关注固定栏目的编纂。要加大固定栏目的组稿力度,最好能根据不同行业或部门的特点,分别制定一些指标体系,进行内容要素定位。如工业部门的企业数、职工数、固定资产原值和净值、主要产品产量、总产值、销售收入、利税总额等,这些指标要求供稿单位每年都要提供,一般不要轻易改变。尤其对今后续修志书能直接采用的资料更要精编、精审、精校,要确保篇目设计和基础资料的稳定、系统、全面,确保统计指标和口径的统一、连续、可比,为续志作好充分的资料准备。其中,年鉴的特载、大事记、统计表格、附录等是为续志提供资料的主要方面,要注意详记续志所需。四是真实性。因为“事近易核”,现在不弄清楚,将来就更不好澄清,所以资料入鉴标准要统一,入鉴资料要准确,权威、真实。所以我们在收录中,还利用报刊、网络等新闻媒体进行收录,以求资料收集的完整性、广泛性、连续性及真实性。
  资料是志书的基础,资料工作是志书续修的基础性工作。如果在年鉴编纂中,大家都能树立“为续修志书搜集和积蓄年度资料”的意识,在不违背年鉴基本体例的前提下,使年鉴的体例、内容与续志有机地衔接,那么续修志书,必将会收到事半功倍的效果。
  如何使年鉴资料真正成为地方志书的基础资料呢?从总体上有几点值得我们思考与重视:
  (一)大力拓展年鉴资料的收集面
  一要加强传承性内容的记述。是指跨年度的事物的起始、发展及其结果在年鉴中的连续反映,这样可以使读者了解事物的发展概貌,由此增强年鉴资料性的作用。二要加强专业性资料的收集。应重点记述本行业重要工作的业绩和重要事件,从而系统地反映一个行业年度发展与变迁以及在一地的地位及影响。这些资料仅依靠部门提供是不全面的,不确切的,这就要求年鉴编纂者走向社会广泛收集。由此才能较全面反映一个行业的基本概貌。三要加强调研报告性资料的收集。每年党政研究部门对热点、难点、重点领域开展的调查研究,掌握的第一手资料,写出的很多货真价实的材料,这些资料对政府决策具有重要指导和参考价值。另外,现在的年鉴主要采用书面的文字资料,较少社会实地调查和口碑资料,年鉴编纂者应在这方面作出比较大的努力,要把收集实地调查资料、口碑资料作为一项重要工作来做。年鉴编纂如注重实地调查,那么因调查的事情刚刚发生,调查的人都在,这些资料一是十分鲜活,二是便于去伪存真、去粗存精,加上我们采用方志的取材方法、编纂方法,由此而载入年鉴的资料一定更翔实可靠。四要加强趋向性史料的收集。对新形势下的新材料、新事物、新问题,我们要善于抓住苗子、抓苗头。如社区管理、社会保障、希望工程、社会和谐、就业市场等,要善于发现这些带有趋向性的重要内容,收集信息、发掘资料,加强记述。要收集具有强烈时代特征的体制改革、市场建设、私营经济以及社会主义精神文明建设等新内容、新事物。扩大信息资源渠道,根据市场经济的发展形势,拓展年鉴内容题材,增加收载在社会发展进程中出现的有研究价值的深层次信息、新兴领域、人民群众关心的热点问题等。
  (二)年鉴在记述史料时要尽力弥补年度的局限
  因年度的年鉴一般只记事物的终端面貌,既缺少某一时间段范围内的比较,更缺少一定空间(地域)范围内的比较,给人们了解、利用有关资料造成一定的局限性。
  适当增加一些纵向比较的史料,还可采用图表等形式,反映出事物的发展过程;同时补充一些横排比较资料,放在全市的水平上比、与周围的区县(市)比,由此看清当地当时的有关水平,也可以看清存在的差距。
  在年鉴编纂时,碰到对同一事件、同一人物跨年情况较难全面反映其轨迹时,可采用一些变通的方法,在当年人物、事件处于结果阶段可适当追溯前几年人物、事件的起因、过程等情况。
  在数字的运用上,年鉴注重横断面,一般单纯地记录年度数据。对一些重要数据,可以采用列表的形式、附上数年间或阶段性的数据比较表,使局部的、年度的数据资料在一定的范围内展示其特有的作用,由此提高数据资料的存史价值。比如,2012年的《利川年鉴》将近几年的企业名录收录在附录中,以反映企业发展的全貌。
  在搜集资料时,要注重阶段性资料的搜集,如完成五年规划时一些综合性的资料,党政机关五年一届完成的一些汇总资料,对一些重点工程的完工时的跨年度资料,对几年评选一次先进的有关资料,在当地产生重大影响的事件(跨年的)的资料,对国家在本地进行试点或作重点总结的有关资料要加强搜集,这些资料存史价值高,是未来地方志书中的重要资料。
  (三)年鉴在“述而不作”方法上要下大力气
  年鉴与地方志书比较,在直书方面存在较大欠缺。我国地方志千百年一直流传至今,所以有顽强的生命力,因为它以史实为依据,靠资料说话,比较客观真实地载录一方全史,其中在记述方法上突出表现在“述而不作”上,寓事实于记述之中,让资料说话。正如胡乔木同志所说:“客观历史就是客观历史,不需要在地方志里面画蛇添足地加以评论。地方志不是评论历史的书,不是史论。多余的话不但不为地方志增光,反而为地方志减色。”(见胡乔木《在全国地方志第一次工作会议闭幕会上的讲话》)年鉴中比较多见的是信息含量中水份多、内容空泛、语言空洞的问题比较多。要使年鉴更好地与地方志书接轨,要从政府报告、政府文件、单位简报、新闻报道等写作形式中跳出来,要较好地改变那种总结报告中习惯用的上级如何指示、兄弟单位如何支持、下级如何努力等,特别是那些夸大之词、溢美之句、过头之语等,还有那种硬凑的所谓三大成绩、四条经验等等都应该大力地删去。要像地方志书那样“述而不作”地客观真实记下事情经过,“言必及事”。
  (四)年鉴的大事记要提高档次、增加门类
  对年鉴中的大事记收录标准可以以修志时确立的标准为基本要素,即行政区划的变革及主要机构的增设与撤并;重大决策会议的召开;重要法令文告的颁行;重大政治事件;重大的军事行动;主要人物的活动情况;重大的经济、文化等建设成就;重大的发明创造科研成果;特大的自然灾害和重大事故;主要物产的盛衰变化;文物古迹的发现、保护及兴废;重大生态变化;重大涉外事件。当然除此之外,还有各种各样特殊的大事。用地方志书大事记的要求审视年鉴的大事记,适当扩大收录范围,使年鉴大事记为以后编纂地方志书提供更多的大事记资料。
  (五)年鉴中人物资料要大力增加
  地方志书一直严格恪守着“生不列传”原则。但从搜集资料的角度可否对年鉴可网开一面,可采用让生人事迹入鉴的方法,这样有利于当年鉴记当年人、事迹比较清楚。但入鉴的人物可列个标准范围,所记内容可列个要求。参照地方志的人物列传标准,年鉴可收录地方著名人物的简介资料。如党政负责人、民主党派主要负责人、革命烈士、劳动模范先进工作者、专家学者、特大型企业家,对经济文化作出重大贡献者,著名教师、医生、运动员、宗教界著名人士、能工巧匠、社会名流等。总之,年鉴人物资料的收集范围比较地方志书人物传要求,可以适当放宽一些,以便更好地为未来地方志书编纂人物传服务。
  (六)年鉴的文字要大力精简
  一般年鉴都在抢时间出版,缺少磨的功夫和缩水的工序,有的可能缺少编纂的人才等,诸多因素,出版的年鉴,文字方面的精炼简洁与地方志书比较相差甚远。胡乔木同志对新方志的语言文字要求很高。他说:“应该要求地方志做到一句不多,一句不少。如果不能做到后一点,至少要做到前一点。”还说:地方志的文字“要象打电报、编辞书那样地精炼,要惜墨如金”。
  方志讲文约事丰外,又要朴实无华,要做到不浮、不华。方志的语言如李白诗所云:“清水出芙蓉,天然去雕饰”,是一种白描之美、本质之美、朴素之美。
  地方志书编纂过程中八年磨一剑、十年磨一剑的现象比较普遍。而年鉴大多如“急就章”,一两个月编好、半年即出版,我想以后我们在编纂年鉴中也应该在炼句磨字上多下些功夫。在年鉴语言、文字、称谓、时间表述、数字用法、计量单位、标点符号等上下功夫,与志书接轨。
  三、在年鉴的条目设置上要为地方志续服务
  条目是年鉴的最基本形式,每条词条有相对独立的主题,时间、地点、事件(人物)、原因、结果基本具备。年鉴条目设置要求权威性、连续性的原则,否则提供修续志用时会是一盘无法整合的散沙。
  年鉴设目必须分两类。出于修续志考虑,应设基本条目。所谓基本目,就是每年非记不可的某一行业、门类最基本的东西。比如工农业产值、利税、全员劳动生产率;交通、邮电的业务量等最基本、常规的内容。基本目,可以通过分析志书相关章节列出,然后经过审查认为非反映不可,而且每年都有材料来源的,就把他固定下来,列为基本目;统一其记载范围、对象、数据、口径,逐年不间断,以便修续志时汇总、整合。基本目注重内容的稳定性、统一性,行文要求沉稳朴实,材料要求准确权威。比如:概况条目,我们的做法是:在概况中将内设机构、人员变化情况及单位成立时间及演变情况进行收录,同时介绍各业在年度内的经济、文化、社会总貌,为续志在写机构时服务,同时又为社会成员了解各行各业总的生产生活情况及结构状况等提供服务,这样每年不变,连续记载,能反映事物的全貌。基本目外可设特色目。特色目根据年鉴特点,充分体现灵活性,注重反映一年内某一行业领域中最有特色的事或物。
  加强年鉴条目的记述深度和广度。一是要记好综合性条目。年鉴中的综合性条目主要有概述、综述、概况和综合记事条目。从修志的角度看,这类条目整体性强,资料集中,数据指标逐年可比,是续修志书的首选材料。对年鉴的概述,除了记述气候、自然环境、地理、人口等常规条目外,还应把国民经济和社会发展概况、人民生活、经济政治体制改革、民主与法制建设、社会治安综合治理、社会主义精神文明建设、党政社团组织机构与领导人名录,特别是市场建设、乡镇工业崛起、私人个体经济的发展等综合性内容写好。对各类目、分目下设的各类综述、概况,要注意反映综合面上的重要事件,概括事物的各个层面,保证综合记事条目记事完整、全面。二是要着力提高单一性条目的记述深度。单一性条目在年鉴中数量最多,要挖掘其内在的东西,如适当介绍一下有关背景,增加一点回溯性、前瞻性资料,以增强条目的纵深感。三是增强人物类条目为续志取材的意识。年鉴中的人物条目有先进模范人物、新闻人物、逝世人物等。这一类条目普遍存在的问题是:先进模范人物(包括新闻人物)的事迹和贡献记载较多,而个人的基本情况较少涉及;逝世人物的个人履历非常具体,而事迹和贡献则语焉不详。这两种倾向都不利于读者全面地了解有关人物情况,同时也给续修志书带来不便,应加以克服。这些都是因为资料来源造成了遗憾。除此之外,年鉴可否打破志书生不立传的传统,在写好已故人物传记的同时,可为在世人物列传。对本地(本籍)最具声誉的权威人士和知名度高的人物记述可采用传记式。对其它人物分别采用传略式(简介)、名录式、人物表式及以事系人的方法加于记述,建立起志鉴资料的“超级链接”。这方面我们的年鉴也还存在这些问题。年鉴要重视正反两方面人物的记述,对依法定论的重大犯罪分子可放在公安、检察、法院的重大案例中翔实记述,为续志积累反面典型资料

 

 




打印本页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