方志的文体和语言
发布日期:2015-05-11浏览次数:字号:[ ]

  每种著述都有自己的文体和语言,志书的文体、语言文字运用必须服从地方志的性质、内容和功能的需要。我们在方志编纂过程中,要增强文体意识,把握志书的语体特征,提高编写质量。
  一、志书的文体
  方志对文体的要求是:语体文,记述体。语体文是指运用现代汉语著述的文体,方志要使用现代汉语写作。记述体是指把事物的特点,事情的发展、变化过程和人物的经历,如实地表述出来的一种文章体裁。地方志作为著作之书,需要与其它文体有所区别:
  1、区别于文艺作品
  从选材上说,文艺作品允许虚构,它可以在现实生活的基础上虚构故事和人物,利用形象化的故事反映客观现实。而地方志则是以真实为生命,绝对不允许有任何的虚假和虚构,甚至也不允许合理想象,它要求客观真实的记叙事物;从文字上说,文艺作品要求用生动形象的语言进行细致的刻画与精彩地描绘,可以运用衬托、渲染、夸张、铺垫、悬念等多种表现手法,写得精彩纷呈,引人入胜。而地方志则要求用准确朴实、简洁流畅的语言把事物记叙清楚。从教育读者的方式看,文艺作品是靠塑造典型的艺术形象,从情感上去打动读者,教育读者,潜移默化的影响读者;而地方志则是以大量确凿的事实给读者以启发和教育。由此看来,编修地方志不能采用文学描写的手法。
  2、区别于理论著作
  理论著作属于议论文和论说文。作者通过事实材料和逻辑推理来阐明自己的观点,表示赞成什么,反对什么。一般来说,议论文都有论点、论据、论证三部分。论点是作者提出的观点或阐发的主张,要求鲜明、正确,不能含糊其词,遮遮掩掩。而地方志必须靠史料说话“述而不论,寓褒贬于叙事之中”,不直接阐发作者的观点。论据,就是作者用以证明自己的观点和主张的理由和根据,要求论据要充分和可靠。这些论据有真实可靠的史实,也有名言、公理、定律、公式、常识等。而地方志则是用大量真实的,有说服力的资料为依据,用事实教育人、说服人,不必引用名言、公理等。论证,就是作者用论据来说明论点的过程,有所谓“大胆假设,小心求证”。论证过程,就是一系列逻辑推理过程,如演绎推理、归纳推理、类比推理等,以理取胜,以理服人。而地方志则是将大量有选择的客观资料,按照一定的逻辑联系如实的提供给作者,让作者自己从中得出结论。若必须加评论时,也只是画龙点睛,恰到好处。
  3、区别于工作总结
  工作总结属应用文范畴,大致包括开头、正文和结尾三部分。开头一般交待总结的目的和主要内容。正文是具体介绍成绩和经验(或问题、教训)以及这些成绩和经验取得的原因、做法和体会。结尾部分,有的是在总结经验教训的基础上,明确今后的努力方向和打算,有的是指出工作的缺点和存在的问题等。地方志虽然也要体现工作中的经验教训,但它不象工作总结那样一二三四地开列出来,而是把它寓于事实的叙述之中。同时,地方志也绝不采用工作总结的格式,而是采取横断面的铺写方法,分门别类,由远及近,一一道来,更不用“在××正确领导下”、“遵照××指示精神”等套话。
  4、区别于地方史编
  地方史和地方志虽然都要运用大量地方史料,但编写方法和体裁各不相同。地方史是在一定空间范围内的史实在时间发展上纵的叙述,侧重于探索历史发展规律,而地方志则是把史实材料客观地记载下来,通过大量史实体现历史规律。二者虽然都是用史料说话,但史作者可以出面评论,明显地阐明其观点。而志书编纂者,一般不直论功过是非,而是把观点和倾向寓于史实记叙之中,必要时也只作三言两语、画龙点睛的评论。这是地方志与地方史明显的区别。特别是一些通俗的地方史话,它在介绍、叙说史实中,不但可以对史实进行割舍、敷衍,还可以穿插一些传说故事、遗闻轶事、诗词民谣等,运用文学的手法进行景物描写、环境烘托、人物刻画,甚至抒情、议论,使之具有较强的知识性、趣味性,而这些在地方志中都是恰恰要忌讳的。
  5、区别于教材讲义
  教材、讲义是系统、完整地向学生讲授各类科学知识、科学道理的书籍,它要讲解定义、定律、公式、方法等,理论的东西多,技术性的东西多,无论是在体例上还是内容上与地方志是根本不同的。地方志也可当作乡土教材,但它是通过丰富的史实教育人;地方志也有知识性,但它是体现于资料之中,必要的名词解释、专题说明,一般不入正文,只能作注脚或附件。
  6、区别于新闻报道
  新闻报道是关于新近发生事情的报道,历史情况只能作为背景材料使用。而地方志不论是现实的还是历史的事件,只要在断限之内就要有选择地进行记叙。新闻报道要靠事实说话,讲究真实,不能虚构,这点与地方志是相同的,但它允许描写,允许议论,可以插叙,可以倒叙,尤其是人物通讯,甚至可以用文学的手法进行刻画,而这些在地方志中都是不允许的,否则就会把人物传写成人物通讯。从格式上看,新闻的主体——消息的结构,一般包括导语、主体和结尾三个部分。地方志在写反映现状的一些事件时,却不能用这种格式,而是简明扼要地把事件的发生、发展变化和结束过程直接写出来,给读者以充分的思索余地,更不必加个狗尾续貂的结尾。
  由上可知,方志文体不同于其它任何文体,它有其自身的特点和规律。方志属记叙文体,比普通记叙文有更严格的要求,只用顺叙,不用倒叙和插叙,更不能夹叙夹议,也绝对不能进行夸张描写和抒发作者感叹。它是一种以客观事物的发展过程和内在联系为依据,按一逻辑顺序,分门别类系统地陈述一个地方或行业部门的历史和现状的特殊记叙体裁。
  二、志书的语体
  〈一〉志书语体与其它语体的区别
  一般来说,文体决定语体,语体必须适应文体。在书卷语体中,又可分为政论语体、科学语体、文艺语体、公文语体、陈述语体。志书则属陈述语体。
  1、区别于政论语体
  政论语体的内容是社会政治生活中现实的、当前的问题,具有明显的政治倾向。它使用的是一种宣传鼓动性的语言。包括政治理论方面的一些著作,报纸上的社论,有关政治会议的宣言以及政治学习的报告、座谈会的发言等等。另外如新闻报道和文艺批评等也可归属于这种语体。政论语体中常用“不但……而且……”、“因为……所以……”、“虽然……但是……”等关联词,有论证的性质,也采用描绘手段,使用大量带有丰富感情色彩的语汇。而地方志所反映的内容是一地自然和社会的古今全貌,不能有政治化倾向和宣传色彩,在行文中采用平实的叙述方式,特别忌讳宣传鼓动性的语言。因此,方志不属于政论语体。
  2、区别于科学语体
  科学语体的内容是运用概念、判断和推理的逻辑方法,综合表述自然和社会存在的法则。科学语体包括社会科学和自然科学的专门著作、论文及报告、通俗科普读物、教材讲义等。科学语体中常用“根据××定律”、“依照××公式”、“由此看来”、“综上所述”等语言表述方式。地方志虽然也要使用概念,但不对概念作解释和下定义。虽然也要记叙自然现象,但它不直接论证这些现象的规律性,而是用大量的真实可靠的资料体现规律性,也很少用“根据××”、“由此看来”、“综上所述”等论证、总结性语句。方志不属于科学语体也是显而易见。
  3、区别于文艺语体
  文艺语体是通过语言手段塑造艺术形象的语体。它极其广泛地使用着表示感情的描绘性的语言成分。这种语体的语言非常生动,富于感染力,使用的词汇非常丰富,语法形式也变化多端。而地方志是严肃的、科学的资料书,忌讳使用表示感情的描绘性语言,也不塑造艺术形象,而是真实地反映人和事,否则就会失去历史的真实性,也就失去了志书的价值。显然方志也不属于文艺语体。
  4、区别于公文语体
  公文语体是一种事务性的语体,一般指国家机关、群众团体以及人民相互因处理公务表示意思,按照一定格式所作的一切文书。公文具有强烈的政治性和政策性,具有法定的权威性和约束力。每种公文只适用于一定的范围,表达一定的内容,使用一定的格式。公文语言简明准确,内容明确扼要,在词的运用方面同其他语体有很大的区别,有它的专用词语。而方志虽然也讲政治性和政策性,但不如公文那样鲜明,那样强烈。方志资料虽然也具有权威性,但不是法定的。在行文中既不采用公文格式,也不使用公文的词语;在叙事中也不能为“简明”而“扼要”,必须“文约而事丰”。所以方志也不属于公文语体。
  从以上可看出,方志一没有政论语体的鼓动性语言特征,二没有科学语体的论证性语言特征,三没有文艺语体表示感情的描绘性语言特征,四没有公文语体的格式和专用词语,它具有区别于其他各种语言风格的一些典型的共同点,是一种独具风格的方志语体。
  〈二〉志书的语言特点和要求
  方志的语言特点和风格是严谨、朴实、简洁、流畅、规范。
  1、严谨
  志书的严谨性不仅表现在形式上的完整、系统,符合科学性的要求,而且也表现在语言运用上,力求真实准确,科学、客观地反映事物的本来面目。准确表达,要求首先对事物的准确认识。具体要求:
  ①真实性。志书的生命在于真实,真实可靠的资料还须用准确的语言表达,有一说一,有二说二,不可夸大事实,亦不可文过饰非。
  ②准确性。首先必须观点正确,坚持字斟句酌。如果用语不当,就可能出现政治差错。如一部志书在记述经济状况时说:“经过三年解放战争的摧残,全县经济凋敝……。”解放战争是正义战争,“摧残”二字欠妥。其次专业用语必须科学规范,不能随意简化,如有的志书把“物价指数”简化成“物指”,把“肝功能”简化为“肝功”,都是不规范的。第三,必须注意同义语的语言环境,选用最合适的词语,正确表达内容。如:共产党员××受组织指使“打入敌人组织”。“指使”一词带有贬意,应改成“指派”。
  ③逻辑性。方志语言的运用,必须遵循形式逻辑的原理,在行文中,违反逻辑的事例通常有下面两种:一是语言混乱和自相矛盾。二是颠倒属种关系。
  2、朴实
  语言朴实是志书的基本要求,也是一种基本风格。志书直书其事的章法,决定了它的语言运用力求质朴无华,淳美自然,不偏尚文辞,不堆砌词藻,不故弄玄虚,不用描写、夸张、渲染等修辞手法,杜绝一切空话、大话、套话。
  ①忌滥用形容词和副词。多用或滥用修饰性词语,只会破坏志书语言的朴实性。
  ②忌发表空泛议论。地方志不是评论历史的书,不是史论,多余的评论不但不为地方志增光,反而为地方志减色。
  ③忌辞藻华丽。尤其记名山大川,古迹胜地时要注意。
  3、简洁
  文约事丰,言简意赅,是方志语言的主要特点。志书类似辞书,要求惜墨如金,用尽可能少的文字表达尽可能多的内容。志书语言不仅要经过反复提炼,而且在叙述上要单刀直入,即所谓不枝不蔓,切忌记述某一件事前后左右面面俱到。
  ⑴句法。方志的句子,一般多用主语、谓语、宾语结构,少用定语、状语,基本不用补语。只是,方志记载的是事物历史和现状,句子中特别注意时间、地点、事件、人物的记载,因而,句子中往往把时间、地点的位置放在前面。
  其次,方志句子中,往往把事名、物名、人名摆在句首的位置,这是因为它们是志书记述自然与社会的中心,以使其地位更加突出。
  再次,方志句子中,往往通过省略主语,省略谓语和主语共用方法,达到简洁明快的效果。
  句式选择。方志使用记述体,一般的句式都是陈述句,叙事时,只要把事物的时间、地点、人物记清楚就行。疑问句、祈使名、感叹句用得很少。志书应根据不同的内容,不同的语言特征,选择不同的句式。一是多用短句,少用长句。二是注意恰当运用完全句与简略句。在实际运用上,完全句与简略句总是彼此结合,相辅相成的。为使行文简洁,宁肯运用简略句而不用完全句。三是对于肯定句和否定句的使用,应根据不同的语言环境仔细斟酌,看用肯定句好还是用否定句好。四是注意主动句与被动句的不同的用处,区别侧重点。
  ⑵词法。语法研究词的构成、变化、分类及用途等问题。这里侧重讨论方志在词法上一些独有特点,以达到简洁记事的目的。最主要的是要掌握方志使用词语中的若干禁忌。
  忌滥用能愿动词。能愿动词是表示可能、必要、意志或愿望的词,并不表示事物的客观存在。而志书所记的都是已经存在的事实,陈述事实时一般很少使用能愿动词。“希望”、“望”、“能够”、“会”、“可能”一类词,志稿要慎用。再就是“应”、“应当”等能愿动词,志书也不用。因志书不讲应当如何去做,而只写已经做了什么。
  忌滥用判断词。判断词并不是完全不能用,而是注意不用那些下定义、作解释的判断词、判断句。如:“郡为古代历时较久的行政建制之一”、“书店是图书发行行业的主要渠道”等类句子中,使用了判断词“为”、“是”,不符合志书行文要求,应尽量戒除。
  忌用假设之词。方志只记已出现的事实,排斥假设之词。如:“境内多为山区性河流,落差大,降水丰沛,如能充分利用其水力资源,大力兴办水电,工业、农业用电就基本能够得到解决”。这种记述只是设想,作为志书,它是废话。因此,志书一般不用假设复句、条件复句。
  忌滥用助词。志书要保持一种科学的、客观的态度,因此,对于结构助词“的”、“地”、“得”、“似的”,词气助词“了”、“呢”、“吗”和“偏偏”、“竟敢”、“难道”等词气副词的运用,应持慎重态度。此外,一般不用叹词和拟声词。
  4、流畅
  方志语言,在讲究严谨、朴实、简洁的基础上,还应讲究雅重、优美、流畅。语言通畅,无语病,这是最基本的要求。在此基础上,再要求语言的连贯性,即段与段、句与句、词组与词组之间的连贯性,使人读得懂、念得通,并且琅琅上口。可选择适当的修辞方式,使志书语言略带文采,生动流畅。
  (1)恰当运用比喻,既可使文字生动形象,又可使文章简洁明了。方志在记述风景名胜、山川胜迹时可适当采用比喻手法。
  (2)适当运用排比的手法,可加强语势,使之更加流畅,以增强感染力和说服力。
  (3)还要注意语言的韵律和气势,使之声情并茂,增强可读性。
  需要说明的是,在运用修辞笔法时,一定不能背离地方志的特殊体式和章法,把地方志写成其他的文体。讲究排比,但不能写成“三字经”式,如“徐达三,闹革命,春雷动……”;讲究比喻,但不能夸饰,如“十一届三中全会后,全县经济迅猛发展,群众说‘××县是孙悟空上西天,打着跟斗往上翻’。”提倡文章有点韵律美,但绝不能写成散文诗。如此等等。
  5、规范
  方志用语必须规范,符合现代汉语规范化的要求。志书行文可注意以下几个问题:
  (1)力戒“文白”混杂。使用半文半白的语言,弄得语气不畅,艰涩难懂,影响志书的统一文风和美感。如:“是年大饥,饿殍遍地,人相食”、“风尚大丧”等。这里不是说文言文言简意赅的优点,不是绝对不能用,但不能文白挟杂,给人难懂、蹩扭的感觉。
  (2)力戒口语、俗语和简语入志。如志稿夹杂一些当地群众口头语言,使志书粗俗难懂,如称“结果了他的性命”为“结果了他的狗命”,称主要领导为“一把手”,称违反计划生育为“超生游击队”等;有的是时髦用语和俗语,如“误区”、“怪圈”、“上台阶”等;更多出现的是一些只有作者自己才明白的简语,如“普九”、“贫九”、“文革”、“人流”、“四有”、“四无”、“冒尖户”等。有的在行文时经常使用“过去完成时态”,如“了”、“已”、“已经”、“曾”、“当时”等,都是口语化入志带来的多余的字。其实,志书所记的都是过去的事,不必用“了”、“曾”等字眼,删掉它们,并不损害文意。
  (3)不违语法规律。在句子的组合上,如果违反语法规律,就会造成语意混乱。
  其他人称、计量、纪年、时间表述也应注意规范,按时国家语言文字工作委员会等有关单位的统一规定书写。

 

 




打印本页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