利川饮食
发布日期:2015-05-11浏览次数:字号:[ ]

饮食  解放前穷富不一,城镇乡村不一。富者大酒大肉,贫者粗茶淡饭,一些山区农民甚至常年过着吃了上顿无下顿的生活。遇灾年,穷人常以蕨根、树皮及观音泥度命。即使年成较好,广大农民也只能是“面面饭、合渣汤,辣椒当盐口难张”。解放后,土地收归人民所有,人们所食主粮基本得到保证,高山人以包谷为主粮,二高山及低山人以大米兼洋芋、豆类等为主粮,生活明显改善。
    “利川有三怪:辣椒当顿面当菜,斗笠当锅盖。”境内人民味喜酸辣,一日三餐顿顿离不得辣椒酸菜;过去由于小麦栽种较小,所以,把面条当作稀有之物,只有待客和过节时,才煮两碗摆在桌上作菜食用。利川人热情好客,俗称“过门为客”,无论亲疏远近,认识与否,只要过门都以客人相等,拉上坐喝茶、抽烟、吃点东西后才让离去。待客常常倾其所有,以客人吃得多,喝得醉为痛快。一年四季,喜用火锅。吃肉喜吃大肉,火坑腊肉,大砣大块,或炖或炒,边吃边添,肉色黑里透红,其味异香扑鼻;喝酒喜用大碗,包谷老酒,一人一碗,或数人共饮一碗,边喝边转,俗称“喝转转酒”。饮用时,主人喜不断敬酒和奉菜,一碗欺斟满,一口饮尽,不断把大块大砣的腊肉拈起奉于客人面前,嘴里还要连连客套:“没得菜,没得菜!”境内待客最讲辈份礼仪,至今农村多数人家仍不让妇女和小孩入席陪客,妇女、娃娃只能待立桌后给客人添饭。待客盛饭用小碗,每次添饭不得装满,送给客人必须双手奉上,否则以为不敬。
    境内有特色的饮食菜蔬中,除火坑老腊肉外,尚有海(辣)椒面蒸肉,新豆子合渣,柏杨豆腐干和酸泡菜多种。海椒面蒸肉微辣微酸,又鲜又嫩,肥而不腻;新豆子合渣白里透绿,清香可口,营养丰富;柏杨豆腐干其薄如纸,又香又脆;酸泡菜家家都有,五颜六色,色、香、味俱佳。饮料中除包谷老酒外,尚有油茶汤、冰粉、凉水醪糟等多种。冰粉用野生冰籽磨成,其色翠绿,清凉透于心脾,是乡人盛夏最爱的一种饮料。凉水醪糟以醪糟加清凉泉水冲成,既甜又凉,一碗下肚,酷暑顿减,既方便又卫生。小吃中除碗儿糕、打粑粑外,尚有冻粑、桐叶包谷粑、阴米籽等多种。冻粑以糯米磨浆冰冻后蒸成,其色如雪,其味清甜;桐叶包谷粑以新包米磨浆用嫩桐叶包成三角形蒸成,其色金黄,其味清甜香软;阴米籽以糯米蒸熟阴干后炒制而成,开水冲泡,加糖食用,食用时只用一支筷子,俗称“吆鸭儿”。由于政治、经济变革的影响,特别是党的十一届三中全会后“开放搞活”的实施,境内饮食习俗发生了明显变化,饮食品种日益增多,烹调技术由土变洋,味口由酷爱酸辣日趋多样,南北风味遍于城乡,乡土食物越做越精,不仅城镇过年过节、支人待客时吃的是大米白面,四盘八碗,喝啤酒、香槟,就是乡村寻常人家这些东西在今天也不足为奇了。




打印本页 关闭窗口